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当前位置: 首页>>心理资源>>心理电影>>正文
听见天堂 信息来源: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  2015年02月03日 09:55  点击:[]

电影简介:

一个从小失明的孩子,如何成为闻名全欧洲的声音剪接师?马克出生于托斯卡尼,从小就热爱电影,因为一次意外,让他必须永远与黑暗为伍,只能到政府规定的盲人的特殊学校就读,然而这一切的挫折直到他在学校找到一台老旧的收音机开始转变,一个崭新的世界为他而展开……

 

影评:

上帝关上了你的门,必定会为你再开另一扇窗,生命的可贵就在于,它一定会自己找到出路。

电影《听见天堂》描述一群视障的小朋友,虽然先天(或后天)带着残疾,却不向命运低头,也不认为自己的生命只有一种可能,就是这股看似天真的信念,让他们做到了连所谓「正常」小朋友都做不到的事,不但让别人对他们刮目相看,甚至还改变了社会……

《听见天堂》是根据意大利著名盲眼电影音效大师──米可曼卡西(Mirco Mencacci)的经历改编而成,故事的主人翁米可在他十岁那年,因为好奇把玩家中猎枪,不慎跌倒误扣扳机而走火,子弹毁了他的视力,从此他的世界不再缤纷多彩,眼前剩下的仅是模糊影像,与茫茫不可知的未来……而一九七○年代的意大利,对于视障学童有着不人道的法律限制,规定他们只能到特殊学校就读,美其名是要训练他们的谋生专长(当编织工人、接线生),实则方便管理,并与外面所谓的正常人隔离起来,不让他们接触任何外界信息。

米可小小的心灵当然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巨变,他不懂为何被一场意外夺去视力之后,竟然还要被剥夺受教权,得进入跟监狱没两样的特殊学校就读,他认为自己根本就不是外界所说的「不正常」,于是他逃避、反抗一切学校所强迫灌输的教育,并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,无意间发现了学校的录音机,也幸而他有双与生俱来巧手,让他很快摸索出录音机的功能,并因此爱上了用这个神奇小盒子捕捉各种声音的变换,用它代替双眼领略这个世界。

因为米可并不是天生就眼盲,在他失明之前,还有过一段看得见这个花花世界的岁月,或许也可以说是幸运吧!相较于那些天生就看不见的同学,米可对声音多了一份对视障小孩而言,看似奢求与遥不可及的想象力,也因此他每每都能用录音机创作出让人惊艳的作品,如利用俯拾即是的日常生活用品,靠着拍打、碰撞来临摹自然界的各种声响,谱出一首极度逼真的「四季交响曲」;甚至还与他的明眼青梅竹马法兰丝,共同编导一出生动的童话广播剧,并吸引其它盲生参与演出。这些平常只能活在黑暗世界的小孩,在声音的世界中,找到了发挥的舞台,此时眼盲已不再是缺陷,反倒让他们更心无旁鹜地尽情发挥想象力揣摩角色,在这个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,摆脱样版的学校限制,真正主宰自己的命运,演出自我,也找回以前从不敢妄想的东西──自信。

但米可这样优异的表现,却没有获得特殊学校的赞赏。同是盲人、却不知变通的老古板校长,以米可不受教、特立独行,还影响其它同学正常上课为由,没收录音机,勒令他即刻退学。幸而在那保守又封建的学校里,还存在有理想的教职人员,米可的老师认为这群孩子的梦想与天份,不应该被荒谬的教育政策埋没,于是在学校里主导了一场革命,不但违抗校长的命令,还让这群孩子排练已久的大戏,完整地呈现在校庆的演出中,获得前来观赏的学生家长一致喝采,也由于当时正值意大利社会运动风起云涌之际,这次事件也引来社运团体关注,并施压政府当局不可罔顾盲童的受教权,不久后,盲童只能就读特殊学校的恶法即遭到废除,而米可也因为对声音的敏锐天赋,日后成为意大利国宝级的电影音效师。

片中有一幕让我感触很深,就是米可与法兰丝带着四、五个盲生,夜半时分偷溜出学校,只为了体验此生从未有过的经历──「看」电影。或许听来很不可思议,盲人要怎么看电影?但这群小孩透过电影声音的辅助,加上米可、法兰丝在一旁解说,也能融入剧情笑到乐不可支,没有画面,依然「看」得津津有味。就像电影里面米可老师说的,「人有五官,你不过是眼睛瞎了,为什么要放弃其它的感官呢?」这个世界的任何事都不是只有一种可能,尝试用不同的方式去感受,或许有不同的乐趣与体会。

过时的教育体系限制孩子们只能按照既有的模式思考、只能走师长与父母安排的路,不知扼杀了多少的天才与创意,试想如果米可没有那位老师的帮助,那么被退学回家、天份被抹杀、没有任何专长的他,日后可能成为一位卓越的音效师吗?这部片所要表达的意涵不言可喻,值得所有教育体系的工作者深思。

曾经看过一个故事,在天堂的天使们想投胎人间,但是上帝要他们每人带一个缺陷才能出生,大家都摇头不肯,一些比较勇敢的天使便和上帝说,他们愿意承担这些缺陷,让其它天使能快乐健康地下凡,于是这些勇敢的天使便带着缺陷来到了人间,但是上帝没有遗忘他们,祂替他们选择带着最大耐心和关怀的天使在他们身边守护,这些保护他们的天使叫──父母。

一个带着缺陷出生的孩子,难过、不便的不只有他自己,还包括最不舍心肝宝贝受苦的父母,抚养一个正常小孩长大成人,就已经得耗费许多的精力与岁月,更何况还要照顾身心状况都难以掌控的残缺天使,那其中的辛酸与煎熬,没有经历过,绝对无法体会。我们也常看见有身心障碍小孩的父母,爱他的孩子不曾因他的残缺而减少一分,不离不弃直到无力再继续照顾为止的动人故事,在这里真的要向这些伟大的父母亲们致上最高的敬意,因为这看在旁人眼里似乎理所当然的亲子天性,当这种遭遇降临在自己身上时,又有几人能如此泰然且无悔地面对?

美国知名视障与听障作家海伦.凯勒曾言:「残障固然不便,但绝非不幸」是啊,这句话真是一语道破社会的偏见,我们总会先入为主地认为残障人士必定属于弱势族群(虽然大部分的情况的确如此),就对他们刻意地同情与怜悯,却忘了在同情之外,也需要多一份尊重(看看有多少父母不许自己的小孩接近残障人士,等于他们视为异类,造成这种偏见一代一代根深蒂固),而不是在表面上的施舍之后,就避之唯恐不及。回头看看前述的小故事,就算这些身心有缺陷的朋友不是替我们承受苦难的天使,也至少让我们发现身心健全、无病无痛是多么珍贵的一件事,况且他们只是某个器官或身体的机能不如我们,除此之外,他们跟我们其实没有两样,我们怎么有资格视他们为「不正常」?

CopyRight © 2013 河南中医药大学(Henan University of TCM) 版权所有